据相关人士透露,720万人口的昆明,离婚率已逼近全国平均水平。随着离异人士不断加入“剩男”、“剩女”行列寻求配偶,婚恋市场的竞争加剧,这让恋爱机会或者相亲机会成为一种稀缺资源。

  当大量的婚介公司以相对低廉的经济成本和法律成本运营时,在缺乏行业监管和法律保护的背景下,婚介公司借着“隐私”的幌子,让庞大的消费群体犹如暗涌,悄悄地来去。记者曾随机采访部分在婚介所求助红娘帮助的消费者,绝大多数人表示,在未走进婚姻殿堂前,不希望被朋友和同事知道自己正在相亲。

  瞒着子女去相亲的陈凤仙(化名),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走进云南鹊桥总会的时候,心里有种很强烈的负罪感和羞耻感。从最初充满希望地寻找老伴,到与婚介所反目、大呼上当受骗的今天,陈凤仙已经失去寻找新生活的兴致了。

  三次交出18600元 三年相亲两次

  一双儿女发觉陈凤仙变了,有时会特别沉默,有时则又烦躁异常。这个时候,陈凤仙向子女坦白:妈妈花了2万块钱相亲,现在钱去人空……

  2008年,丈夫因病离世。悲痛之后,46岁的陈凤仙瞒着一双儿女,决定寻夫:“谁愿意过无依无靠的日子?而我有追求新生活的权利,不是吗?”

  2008年3月1日,通过本地报纸的婚介广告,陈凤仙第一次来到“云南鹊桥会”这一婚介公司,有意请“月老”寻夫。她认识了第一个红娘王宇峰。“他每天都会给我打电话,鼓励我寻找新生活,说要介绍很好的老倌给我认识。”陈凤仙回忆,在“王老师”的陪同下,2008年4月4日,向“月老”交了第一笔服务费2000元,成为“鹊桥会”的普通会员,当时王宇峰和她一起回家上门取钱。当时的收据单上有两份盖章,其一为“昆明鹊桥会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其二为“中国鹊桥会云南总会”。

  一周未到,陈凤仙接到一个电话,婚介公司称,找到符合她求偶标准的会员,并告诉陈凤仙一个电话号码。在与该会员通完电话后,陈凤仙表示:“她要求另一半也是昆明人,怎么会来了个昭通人?”4月13日,在王宇峰的安排下,陈凤仙与五华区的一位驾驶员见面,该驾驶员的婚姻状况为离异。陈凤仙说“这次见面让我更恼火,我在择偶标准里写得很清楚:昆明人,丧偶,年龄在50岁以上。”

  一个月后,陈凤仙来到位于东风东路建业大厦的云南鹊桥总会,要求退钱。王宇峰表示,钱款已上交公司服务中心。两人在电梯口发生争执时,40岁左右的红娘雅云出现了,她微笑着对陈凤仙说:“你要找我这种年纪、有经验的才行。我来为你服务吧。”

  直到2009年5月4日,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雅云始终与陈凤仙保持联系,“至少一个礼拜打一次电话”。原本觉得上当受骗的陈凤仙慢慢地放松了。陈凤仙记得很清楚,5月4日那天,雅云亲自陪着她回家取钱。这次,升级会员的费用是2600元,收据上所签印章为“中国鹊桥会云南总会”。

  2010年,陈凤仙关注到了一个心仪的相亲对象:54岁的矿老总,昆明人,丧偶、本科,自营矿山地产、工程公路建设,车房自备,做人做事低调,相貌堂堂。这个人在某报征婚广告中连续出现了3次,“我看了这个登报会员的介绍,很想和他见一面。”

  雅云表示,该男子是云南鹊桥会的高级会员(VIP新会员),对于普通会员陈凤仙来说,“升卡”后方能约见。去年10月24日,陈凤仙带着银行卡来到云南鹊桥会办理“升级”,刷卡支付了14000元,收据上仅有一份印章即为“中国鹊桥会云南总会”。“交了钱后,我一直没有见过那个男的。越想越觉得难受,我前后交了三笔钱,3年多才相了两次亲。”

  去年11月的一天,雅云的电话无法拨通,陈凤仙开始着急。到12月结束时,陈凤仙还是未能联系上雅云。在雅云消失的半年时间里,陈凤仙每天都会拨打“雅老师”的手机,不停地买各种各样的报纸,希望找到“雅云”。一双儿女发觉陈凤仙变了,有时会特别沉默,有时则又烦躁异常。这个时候,陈凤仙向子女坦白:妈妈花了2万块钱相亲,现在钱去人空……

  “云南鹊桥总会”前世与今生

  云南省工商局网站还显示,“云南相约鹊桥商务有限公司”于2011年4月1日由钟荣华在市工商局登记注册,而成立于2007年5月25日的“昆明鹊桥会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早在2009年2月12日就被盘龙区工商管理局注销。

  多次争执与协调后,今年5月2日,云南鹊桥总会总经理张缘对陈凤仙说:“我来为你服务,虽然你级别不够。”张缘表示,雅云已经离开云南鹊桥总会,已安排红娘余佳接管。令陈凤仙失望和愤怒的是,她需要再交3000块的服务费。这次,陈凤仙彻底死心,不再想找老伴,一心想退回所缴的18600元钱。

  7月27号,陈凤仙在某报婚介版再次看见“雅云”的名字。这时,雅云已成为一家叫“白领聚缘地”的婚介所职员。4天后,陈凤仙走进该婚介所,雅云表示愿意在新的公司继续帮陈凤仙找老伴,不过前提是“入会”。陈凤仙提出退款要求后,雅云说,自己已非云南鹊桥总会的员工,退款和后续服务与自己无关,要求陈凤仙等人离开白领聚缘地。期间,雅云透露,像大多数婚介所的咨询师一样,雅云使用的是艺名。

  当天下午3点左右,记者以陈凤仙子女的身份,和她一起来到东风东路建业大厦的云南鹊桥总会,见到了该婚介公司的法人钟荣华和总经理张缘。当陈凤仙与钟荣华协商讨论时,钟荣华声称自己的公司是得到授权、有证经营的正规公司。为了保护会员隐私,请记者出示身份证并证明是陈凤仙的直系亲属,否则马上离开该公司。当日两人达成协议:“经本公司与会员某某达成暂时和解协议,从今日起两个星期内将安排数位男会员给会员约见,约见后如对我公司所介绍的会员不满意,公司承租商量退回事宜(注:原文如此)。”该协议为手写,加盖的两份印章分别为“云南相约鹊桥商务有限公司”和“云南鹊桥总会”。

  记者在该公司大厅的墙壁上看到两份授权书,其一是中国妇女儿童事业发展中心将“中国鹊桥会”在相关范围内的经营活动给北京亿威恒泰网络科技公司授权许可,另一份则显示北京亿威恒泰网络科技公司授权钟荣华为中国鹊桥会华人婚恋交友网云南总代理,负责在合同中所规定的权利和义务范围内开展中国鹊桥会华人婚恋交友网站云南省范围内的经营活动。

  至此,记者心中有个大大的疑问:“中国妇女儿童事业发展中心”、“北京亿威恒泰网络科技公司”、“中国鹊桥会”、“昆明鹊桥会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云南相约鹊桥商务有限公司”和“中国鹊桥会云南总会”六者之间有何关联?

  随后,记者在中国工商总局网站企业信息查询中找到了“中国妇女儿童事业发展中心”的注册资料,该公司成立于1991年2月29日,许可经营项目中确有“提供妇女儿童卫生保健、心理、婚姻、家庭、法律、就业、家政及本系统企业管理方面的咨询”。而自称被“中国妇女儿童事业发展中心”所授权经营的“北京亿威恒泰网络科技公司”,记者在国家工商总局和北京市工商局网站均未查询到其相关注册信息。市工商局工作人员介绍,工商局网站上的企业查询信息,均为即时信息,如果查询不到,则表示该公司不存在的可能性很大。

  云南省工商局网站还显示,“云南相约鹊桥商务有限公司”于2011年4月1日由钟荣华在市工商局登记注册,而成立于2007年5月25日的“昆明鹊桥会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早在2009年2月12日就被盘龙区工商管理局注销。盘龙区工商管理局工作人员表示,一般来说,正常经营的企业被注销的主要原因是涉嫌违法违规经营或未进行年检。企业未在工商局登记注册而采取的私下经营和营利行为,则被视为非法经营和违规操作。

  从云南鹊桥总会出具给陈凤仙的三份收据和协议调解书来看,均有一个共同的印章,即“中国鹊桥会云南总会”。陈凤仙回忆,“云南鹊桥总会”的办公地点一直未变更,从2008年时的“昆明鹊桥会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到今天的“云南相约鹊桥商务有限公司”,其办公地点均在东风东路建业大厦内。该公司婚介咨询师也一直向消费者介绍,公司成立于2007年,拥有多年营运经验。

  云南恒鑫律师事务所律师袁明华表示,消费者所出示的证据足以表明,“昆明鹊桥会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和“云南相约鹊桥商务有限公司”,就是同一家公司。袁明华说,该公司在前者被注销、后者还未登记期间的经营行为,已违反《企业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除了要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以外,如果涉嫌经济诈骗,还将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网络工程师:网站备案不合程序

  在IT行业从业多年的网络工程师王振波表示,从该网站目前显示的备案信息来看,中国鹊桥会网站是没有合法运营资格的。

  陈凤仙告诉记者,“红娘”雅云曾透露,云南鹊桥会的最高入会费可达10万元。昨日,当记者致电云南鹊桥总会,问及入会标准和相关服务时,婚介咨询师表示,入会最低费用为3000元,升级为VIP会员至少要10000元。如果消费者想要更快地找到对象,可通过支付额外费用在云南鹊桥总会网站(http://www.yn.qqhui.com/)进行个人信息展示,该项最低收费为600元。

  云南鹊桥总会网站显示“全国妇联主办·中国婚恋第一品牌”字样,首页上显示有12名钻石会员的个人信息,据悉,消费者至少要花费4位数的人民币,才能在此板块展示。该网站页脚表明,其版权为中国鹊桥会所有,网站备案号为“京ICP备060573号”。

  当记者登录中国鹊桥会网站(http://www.qqhui.com/),点击“京ICP备060573号”时,意外进入国家工信部网站。市工信委工作人员表示,当用户点击正规网站的备案号时,可直接进入该网站的备案信息网页。一般经过备案的网站,均可在工信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查询,而记者并未在工信部网站找到该网站的备案信息。

  在IT行业从业多年的网络工程师王振波表示,从该网站目前显示的备案信息来看,中国鹊桥会网站是没有合法运营资格的。一般而言,有经营行为的网站,除了要在工信部门进行一般性备案、公安机关进行网安备案外,还需要经营性ICP备案,然而它什么都没有,其公司或者经营机构的介绍也很模糊。他说:“我特意查了中国鹊桥总会的网站,该网站底部的那个备案号根本就是假的。”

  律师:婚介行业亟待规整

  相关法规的缺失和市场竞争体系的不完善,使得市场监管出现自然“漏洞”。他认为,在法律不到点的情况,管理一定要到点,否则经营乱象无法断根。

  云南恒鑫律师事务所律师袁明华表示,婚介行业的法律监管体系不完善,大龄男女、待婚男女数量持续增多,不仅涉及相关行业的规整问题,而是全国性的社会问题。

  曾经接过数起状告婚介公司索赔案件的袁明华说:“当下大龄男女、待婚男女数量增多,一些投机商人打着涉及隐私的幌子,利用消费者的情感弱点,借交友平台大肆欺哄消费者。”

  他认为,消费者在“入会”前不了解企业注册信息、受骗后“不举报”,在一定程度上纵容了“皮包婚介公司”的经营,加上相关管理机构的监管失效,使得婚介行业“野蛮”发展。他以“云南鹊桥会”为例,该公司在2009年被工商管理机构注销后,仍在原址办公两年,在今年4月1日取得新的注册许可之前,该公司从未停止经营行为。他认为,如果相关管理机构能够对取消经营资格的企业进行年度普查,或能有效遏制“无证经营”和“改头换面经营”的乱象。

  “不仅是婚介行业,目前针对整个中介行业都没有特别和专门的法律法规,均以《公司法》规定为依据。”袁明华表示,相关法规的缺失和市场竞争体系的不完善,使得市场监管出现自然“漏洞”。他认为,在法律不到点的情况,管理一定要到点,否则经营乱象无法断根。

  袁明华告诫广大消费者,面对婚介公司要提高警惕,入会前可到企业所在地的工商管理部门或工商局网站了解企业的注册和经营信息。其次要加强自身维权意识,一旦出现问题,要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学会用法律保护自己。第三,要培养健康的婚恋心态,“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参加相亲活动是很正常的事情,要从容不迫地应对单身问题。只有消费者、经营者与市场管理者一起各司其职,才能营造婚介行业健康有序的市场氛围。